把荷兰弟按墙上

越写越烂

《花香物语》01

花仙段x调香师嘉

油桐花――情窦初开

瑟塞尔花庄新招了一个调香师,据说是从阿特林的专业学院调来的。

瑟塞尔是欧洲的一个大城市,街道上的面包房里黄油和焦糖味道让人饥肠辘辘,每个小巷的酒馆醉醺醺的酒气让人迷恋,意大利人开的餐厅里的培根面烘烤的味道,大街小巷上都必不可少的土耳其烤肉的香味,逃不过的某些阴暗角落里大麻引人犯罪的味道和站街的骚味。

王嘉尔得到消息时还身处与阿特林相隔的一百公里之外的一个小镇上采集香薰,收到教导员的飞信后,只得匆匆与卖家定好联系方式便快马加鞭地赶回阿特林,如果可以,王嘉尔真想直接驶入瑟塞尔。

要说王嘉尔为何对瑟塞尔如此深深的迷恋,
那是因为毕业晚会上,教导员神神秘秘地把王嘉尔拉到走廊的里侧,递给了他一本牛皮纸包住的纸张,脸上虽然有迷恋但更多的是恐惧。把纸塞到王嘉尔的怀里后就只告知了一声“记住情窦初开的花朵!”离开了晚会。

第二天便传来了教导员辞职的消息。

被包住的纸是张地图,地图看起来有些年代了,应该是某个家族一代代传下来的吧,但还是有些标记。王嘉尔几乎翻遍了整个藏书阁的历代记本都没有找到有关的家族,直到交报告单给领物员时在门外听到了一些片段,才确定了这是上世纪的卡德曼家族流传下来的东西。卡德曼家族的兴盛是在发现了花仙的存在,花仙说妖非妖,说物非物。只知道那时候的各大家族都在暗地里驯养着抓来的花仙,脾气爆的便拿来作活物香薰了。

久而久之,花仙的种类也慢慢灭绝了,只剩下不到三千只的。王嘉尔对瑟塞尔的痴迷不是因为能找到花仙以此来驯养,而是前辈们说过每一个花仙的香味都是不一样的,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香味是调香远远比不过的。

王嘉尔抵达瑟塞尔时已经是半夜了,灯油也快没了,只好找块地儿原地休息等待清晨的降临。晚上多作怪,耳边一直徘徊着野兽的嘶吼声和急促的马蹄声。等等,急促的马蹄声,糟了!王嘉尔早已被惊喜,立马拉起手中的缰绳逃离,却为时已晚被剿匪盯上。

已经没有太多时间思考了,毫不犹豫地调马朝西北角的森林驶入。身后的马蹄追赶声渐渐消失。还在疑惑着为什么他们不追上,“算了,先休息一下吧。”

第二天清晨,太阳照亮了整个林子,王嘉尔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昨天那群剿匪没有穷追不舍了,因为自己已经自寻死路了。按照树叶粗糙程度判断出自己已经身处克坦丁拉斯森林了。这可是西北角最危险的森林,危险到一百号人无意间进入后只有四个人平安回来。不,不能算是平安回来,因为他们的精神已经受损了。

在林子里兜兜转转了大概三个多小时了,昨天晚上因为赶时间就很少进食,现在想来真是后悔。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好不容易找到了可食的果子,却被一只白叶猴分走了三分之二。可怜的那剩下的三分之一连塞牙缝都不够,王嘉尔只好委屈巴巴地看着那果子,但下一秒手上只有果核了。王嘉尔可不想连这一丁点的粮食都要落入人手。

发现了眼前有个树墩,树墩的年轮,朝南的一半较疏,而朝北的一半较密。得到了正确的方向,王嘉尔开始加快脚步,他必须在再一次黄昏之前赶到瑟塞尔花庄,否则庄主则认为他言而无信,那么就有可能失去找到花仙的线索。

但是,不远处冒着气泡,准确的说是大量的水蒸气。“看样子这里有温泉了。”王嘉尔奔波了一天一夜,身上的汗水混在衣服里黏糊糊的。王嘉尔本来打算向这温泉的主人借用一会儿,但是走近才发现这里根本没人,只有冒着热气的温泉。在荒无人烟的森林里就这样无缘无故地出现了一户人家,现在却只见其物不见其影,如此诡异的氛围让王嘉尔打消了念头想要快步离去。

一阵香气弥漫在四周,令王嘉尔不得不停下脚步寻找香源。临近水源,在大量的雾气中发现了一株长在池子里的花。这种花是稀有品种,王嘉尔对于花的痴迷程度不亚于调香,花的香气恰恰是最好的天然香料。猛然发现落花的花瓣中间还点缀着些许的红,而恰恰是这白里透红,显得这朵花如此的妩媚。

如若不是慌忙地赶来瑟塞尔,王嘉尔定会把这朵花移植到便携式花盆中带回。王嘉尔不做任何留恋,调头往花庄的方向前行。

一阵白雾消散后,那原本长在池子里的花已经不见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金发的男子。&带着仙气从池子里走出来,湿漉漉的金发一泻而下。白暂的皮肤不难看出还有一丝丝红晕,但脸庞上没有显露出任何的娇羞。

这男子的穿着便是花仙里最高的统领者的服装了,淡蓝色丝衫,柔软的灰绿色毛料紧身裤。麂皮高筒靴,形状像重叠的树叶,上面有植物的饰纹,以及一件双层的麂皮短袖上衣,内层的颜色是卡其绿,稍微厚一点的外层是褐色的,内外两层都裁成花瓣的形状,它状似一朵花苞。这件外袍长度过腰,袖子只及手肘,并且下摆两旁开叉,因此不会妨碍他的行动。

他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停在手指上的蝴蝶,而后又抬起手示意它该离去了。收拾好东西,段宜恩手一挥,面前只有树木葱葱的森林,哪里还能找到刚才那温泉池的影子?闻了一下那人留下的气味,顺着这道踪迹跟去。

远在瑟塞尔城中的一名老者收到蝴蝶的来信后,惊慌失措地赶到瑟塞尔花庄去。门外的门徒看见来人后,惊讶又十分恭敬地问好,“老庄主好!”

那蝴蝶撒下的花粉形成了这句话,瑟塞尔花庄见,老庄主。



――TBC――

〔注:&参考于《霍比特人》里的精灵王子莱格拉斯。〕

《我们不熟》心理咨询虐狗系列

2.我的女朋友要和我分手

“所以你的女朋友要和你分手,你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他离不开我的。他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喝一杯有机绿茶,这有助于他的油性皮肤。他闹脾气了给块芝士蛋糕给他就好了。还要每天早上起来夸夸他,他会笑得像得了糖果的小孩子一样,那小括号的笑容really qute……”崔荣宰看着段宜恩那宠溺的眼神,真的好气哦!没事就到我这里来虐狗哦!

“打住。”崔荣宰又翻开了他的那个文件夹,“说一下事情经过。”

“好吧,就是:我带金宥谦去LA,没带他。还给金宥谦买了当时新出的iPhone6。”段宜恩坐下来,开始回忆。

“你给他买了没有?”肯定没有!

“没有。”果然。

“为什么不买给他呢?”崔荣宰看见段宜恩立马变得严肃起来。等等,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记下来。

“因为他已经有了,他哥哥买给他的。”段宜恩严肃的讲诉,而手指奋力的在桌子上敲打也掩盖不了他此刻愤怒【吃醋】的事实。

“所以你这是故意气他?那只是他哥哥买给他的,有什么好吃醋的?”崔荣宰看了一眼手中的短信,笑了笑。

“是的,他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段宜恩你的占有欲太强了吧。“还有,崔荣宰先生,请你不要在上班时间谈恋爱。”我都气得脸都变形了,你看着手机傻笑?我都看出来你恋爱了!

“咳咳……”崔荣宰有些尴尬,“继续。”

“然后那天晚上我把他上了。我就喜欢看他想被我操哭又不肯求我的样子。他还给我抱怨说我一点都不了解他。我回了他一句后,他就炸毛了。”段宜恩一脸茫然,无奈。

“你回了他什么?”崔荣宰有些小好奇。

“没有啊,我一直在 深入了解 你,不是吗?”崔荣宰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hard carry得了一位,我们晚上去karkao庆祝。我喊他和我做在一起,他没理我做到了林在范那里。下车后我想牵他手,他不给。我知道有拍摄,但是,我就是想牵着他的手。然后我为了惩罚他,在吃饭的时候把手伸进他的裤子里,玩弄小嘉尔。他脸红了,他轻轻地靠在我的耳旁咬牙切齿地叫我住手。然后他差点就叫声来。我这才住手。回去的时候他就主动牵我的手了。”段宜恩我看到你的尾巴在后面摇晃了。

“所以你的他要和你分手。”崔荣宰似乎知道了结果。

“不是,他后来知道了我是故意让林在范叫他过去,并叫林在范跟他说下车不能牵我的手,会被狗仔拍到。这样子我才能顺理成章地惩罚他。”

好吧,段宜恩我没你有心机。

崔荣宰合上文件夹,抬头看向段宜恩“段宜恩先生,我并不觉得你们的感情有什么问题。”

“我有说过我们感情有什么问题吗?”

“那你来这里咨询什么?”崔荣宰OS:我哔——

“对于怎么能更宠爱我的小PUPPY,让他越来越离不开我。崔荣宰先生,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
我建议你们去办结婚证,不贵,就九块九,我可以帮你们出。

《我们不熟》心理咨询虐狗系列

梗来源:
感谢@橘米花 太太提供的梗。

1.我不认识我男朋友

“王嘉尔,说重点。”心理咨询师崔荣宰停下手中的笔,修长白暂的手指拿起电脑旁边的文件夹。

“我不认识他。”王嘉尔吐了吐舌。

“那一个陌生人当众摸了你的菊花(划掉,是屁股),又特别明显地搂着你的腰……”

“错!是嚣张。”王嘉尔打断崔荣宰的话后,看了看他。意料之中,崔荣宰的脸黑了下来。

“请不要打断我的话。好吧,有多嚣张?”

“他强制性地搂着我的腰,并按着我的头强迫与他接吻。”

“接吻?”崔荣宰推了推眼镜。

“好吧,是舌吻。不就因为绊了他一下吗!”

崔荣宰看着王嘉尔不满地撅起粉嫩的小嘴,算了……还是不要提醒他跑题了……“把那件事的经过详细地说一说吧。”开始提笔在刚才的文件里面记录。

“我让他给我买一块芝士蛋糕,他买了。”

“所以,这有什么关系吗?”崔荣宰有些疑惑不解。

“他没有给我,而是当着我的面把刚买回来的最后一块芝士蛋糕吃了。还对着我笑,我看见他的舌头在对我的芝士蛋糕图谋不轨。得意洋洋地看着我,还对我wink了。”

“那你故意绊他这一跤后,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有。作为中华共和国的接班人,作为中华民族的弘扬者,善良的我付出了实际行动来体现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王嘉尔一脸真挚地津津乐道。(sorry,我政治背多了)

“简洁点。”

“我过去扶了他,然后他把我的芝士蛋糕都喷到我的脸上了。”

“等一下,你们不是有经纪人吗?不应该是经纪人人替你们外出买东西吗?”

“他和我打赌输了。”

“内容。”

“比谁先脸红。”

“他是怎么输的。”

“其实应该是他赢的,我一开始就脸红,哦不,是耳红了。直到我解开他的皮带,把手伸进他的裤子里。”

“所以这个赌有什么意义?”

“我赢了他就要亲自去买芝士蛋糕。”

“你们很熟吗?”

“不熟啊!”王嘉尔你摸着你的良心再说一次!

“你们为什么会打这个赌?”

“中国有个弹幕网,叫B站。”

“这跟打赌有什么联系吗?”

“他和我一起看了关于我们的CP宜嘉的视频,他说我特别容易脸红,并把我推倒在沙发上……”

“所以你们就开始啪啪啪了?”

“你想多了。”

“所以你们到底为什么要打这个赌?”

“我可以和他对视超过3秒。”

“3秒后呢?”

“他就硬了。”

衣冠禽兽,还是我家coco傻白甜。

“我问他为什么一看见我就想操我,他不说。”

“然后?”

“我就撬开了他的嘴。”

“怎么撬开的?”

“用嘴啊,傻X。”王嘉尔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崔荣宰。

妈的王嘉尔你想死吗?

“回归正题。”

“他粗暴的撕开了我的衣服。我骂了他。”

“为什么?”

“我昨天刚买的杰尼龟卡通服。”

“那为什么你现在一边讲一边扬起你那小括号的笑容?”

“我就喜欢他这痞样。”

“你们不是不熟吗?”

“是的。”

“你住哪里?”

“他家。”说的真骄傲。

“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打赌只是你们的情趣而已。”不要在虐狗了好吗!

“不是。”

“那你他妈的来我这里咨询什么!”

“我一看见他就想笑,特别想他在很容易被发现的地方干我,他是我男朋友。我和他不熟。我想死死地缠住他,不让他出去。我是不是很病态?”

不,你很智障。

“我不喜欢他再做MAT了,腰伤特别严重,而且飞起来时会露肉。他是小飞人,只是我一个人的小飞人。”

崔荣宰OS:王嘉尔,左拐出门,谢谢。